「守護香港反送中」大遊行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遊行與集會的一部分
June9protestTreefong03.jpg
從金鐘軍器廠街望向軒尼詩道的示威人潮
人潮需用上7條行車線及兩旁行人路
日期 遊行:2019年6月9日 (2019-06-09)(14:20[1] - 22:00[2]
示威:2019年6月10日 (2019-06-10)(00:00 - 06:00[3]
地點

 香港香港島

起因 政府推行逃犯條例修訂,引起社會不滿
目標
方法
  • 大型示威、遊行
  • 警民衝突
  • 結果
  • 政府宣布逃犯條例修訂二讀如期於6月12日舉行,三日後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於15日宣佈暫緩修例但未表示撤回[5]
  • 引發6月12日於金鐘中環一帶的佔領行動
  • 民陣呼籲市民在6月16日再次上街遊行
  • 衝突方
    人數
    103萬人[6]
    2000名警察[7]
    傷亡
    受傷 8名警員、1名記者、多名示威者不適[8][9][10]
    被捕 30名示威者、358名被拍照摘名,保留追究權利
    刑事指控 非法集會、堵路

    「守護香港反送中」大遊行[11],或被傳媒稱為「反逃犯條例遊行[12]、「反送中大遊行[13],是由民間人權陣線(簡稱「民陣」)於2019年6月9日舉辦、旨在反對推行《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的百萬人遊行示威[14][15][16]。該次遊行乃民陣第3次發起的「反送中」遊行,前兩次的民陣「反送中」分別於同年3月及4月舉行。有親泛民主派媒體評論認為,香港特區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言聽計從,若京官快馬加鞭南下傳旨,行政長官及親中建制派恐淪為「接領旨」的角色[17][18]

    當晚10時,民間人權陣線宣佈遊行結束,並公佈參與人數達103萬,而警方則宣稱高峰期的遊行人數為24萬。據估計,該次示威遊行人數已經遠超2003年的七一遊行[15][16],屬1989年聲援八九民運全球華人大遊行,香港150萬人上街以來規模最大的遊行[6][19],直至被一周後的撤回逃犯條例大遊行超越。11時,香港特區政府回應遊行,宣佈會如期在6月12日在立法會大會二讀草案[20]。其後在6月12日條例二讀當天發生包圍立法會行動,警察以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鎮壓,多人頭部中槍。6月12日下午6時,立法會秘書處宣佈當日不會舉行會議[21]。6月13日11時,立法會秘書處宣佈當日不會舉行會議[22]。15日3時,行政長官於記者招待會上宣佈暫緩修例[5]

    紐約時報》頭版報導遊行,《时代杂志》《经济学人》等杂志将该事置于封面报道,路透社BBC、《衛報》、彭博新聞CNN均置報導於網站首頁頭條[23]

    背景

    2019年,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提交香港立法會審議的一法律草案,以向中國大陸澳門臺灣等司法管轄區移交嫌疑人和進行法律協助。此提案源於潘曉穎命案,現時香港法律無法向臺灣移交疑犯,同時特區政府宣稱原有逃犯移交條例不包括中國大陸及澳門亦是「法律缺陷及漏洞」。草案甫經提出,便招致社會各方質疑和關切香港作為獨立司法管轄區的獨立性或遭削弱。

    同年5月20日,特區政府要求立法會繞過法案委員會,在6月12日直上大會審議條例。

    籌辦過程

    民間人權陣線先於2019年5月29日與香港警務署約四十名之代表開會商討遊行安排[24]。警方要求民陣將原先擬訂的遊行起點更改,由銅鑼灣東角道改為鄰近的維多利亞公園草地。警方亦計劃開放軒尼詩道西行3條行車線作示威,並在必要時開放電車路作人潮疏導。惟民陣對此感到不滿,認為同時開放四條行車線與電車路才足夠滿足遊行的需要。最後,民陣於會議中途離場,以示不滿,並要求6月1日前再與警方開會,以達成共識[25]

    警方在6月2日發出不反對通知書,迫使民陣必需按照警方的安排舉辦遊行,即必需要在維園草地出發。而遊行路線亦拒絕提供軒尼斯道東行線;令崇光百貨外的軒尼詩道過路處(SOGO Crossing)全面封閉[26]

    警方解釋指預料會有大量人士聚集在東角道,不能有效疏導示威者,並對該處的公共秩序造成風險。又指出若以東角道作為遊行起點,警方需要截停軒尼詩道東行線的車路,讓示威隊伍進入軒尼詩道西行線,此舉將會嚴重影響交通。而維多利亞公園中央草坪有足夠位置予大型公眾集會,亦有足夠空間予隊伍出發,示威能夠在安全和有秩序的情況下開始[27]

    6月7日及8日,朱凱廸姚松炎司馬文胡志偉分別於香港島九龍舉行「反送中單車行」,以踏單車的方式反對修訂條例草案及呼籲更多市民參於6月9日舉行的遊行[28][29]

    遊行過程

    遊行以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草地作起點,途經高士威道禮頓道、伊榮街、邊寧頓街、軒尼詩道金鐘道樂禮街夏慤道添美道,以位於金鐘添美道立法會綜合大樓作終點[26][30]

    由於維園草坪已站滿人群,期間有長者不支暈倒,民陣按警方要求提早出發,較原定時間提前40分鐘,於下午2時20分由維園草坪起步,遊行至金鐘立法會。一幅巨型「反送中」橫額為遊行隊伍開路,由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法律界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歌手何韻詩和及黃耀明及等拉起,沿途高喊「反送中、撤惡法、林鄭下台」口號,守候兩旁的市民夾道拍掌打氣[31]。與此同時,由於警方不願開放足球場,使遊行人士一直擠塞在維園內,市民感到鼓譟,並高呼「開路」,最後警方才開放足球場,讓遊行人士以緩慢速度離開[32]

    大遊行期間,銅鑼灣站天后站中環站旺角站尖沙咀站依然人流不絕,閘機一度關閉;其中天后站因月台太擠迫,一度有列車不停站[33]。直至下午5時,市民只能從炮台山步行至維園[34]因參與者數目車載斗量,遊行隊伍龍尾一度延長至北角電廠街一帶[31];維港對岸的尖沙咀天星碼頭也現人龍,排隊至香港太空館,希望趕往對岸加入遊行隊伍[31]

    數以十萬計市民則站滿橫街窄巷,糖街記利佐治街渣甸街利園山道波斯富街等都白衣人群,高舉紅底黑字的「反送中」示威牌,高呼「林鄭月娥下台」。由於遊行人數眾多、加上速度緩慢,市民感到不滿,多次叫喊「開路、開路」。到下午約5時警方才開放東行線疏導遊行人潮,其後整條軒尼詩道塞滿大批遊行人士[35]。遊行隊伍沿途高喊「反送中、撤惡法」、「林鄭下台」、「制裁林郑」、「李家超下台」、「鄭若驊下台」等口號。遊行者包括劉夢熊張堅庭王喜王宗堯黃耀明何韻詩等。遊行隊伍至晚上8時仍未散去,灣仔擠滿人潮,到晚上約10時終告完結[2]

    到達遊行終點附近後,有人因不滿夏愨道只開放一條行車線繼續在金鐘附近留下,拒絕前進。民陣呼籲在金鐘示威民眾前進,但被拒絕,示威民眾稱民陣不代表他們。

    在晚上7時許,有5至6名戴口罩的男子,企圖衝出並佔領夏慤道。警員隨即企圖捉人,但示威人群反抗並救走示威者。一名警員因此使用胡椒噴霧,示威者其後向金鐘道撤退[36][37]

    香港警方表示,最高峰時約有24萬人參加遊行,而主辦單位香港民間人權陣線於晚上約9時半公布,有103萬人參與這次示威。這次示威遊行成為1989年聲援八九民運全球華人大遊行,香港150萬人上街以來香港最大規模的遊行[6]。針對遊行人數達一百萬的說法,建制派和親共派人士認為是「誇大數」[38];由前行政長官董建華成立的香港發展中心聲稱在下午3時10分只有8千人遊行[39],而其委託統計的幫港出聲成員及前科大教授雷鼎鳴更形容民陣的遊行數字是「無乜用腦」(無甚用腦)[40]中共中央机关报旗下《環球時報》宣稱示威者勾結西方勢力[41]美國之音則表示中國官媒是刻意避談或淡化香港主權移交以來最大規模的百萬人遊行抗議,以及特意引用香港警方明顯偏低的估計人數[42]。此外,又有嘗試以專門以大數據追蹤趨勢移動 TMA(Trending Moving Average)系統進行演算,顯示這次「反送中」遊行人數有機會超逾75.5萬人次[43]。還有以人工智能配合圖像分析技術統計,結果顯示,僅軒尼詩道和馬師道交界至少逾51萬人經過[44]

    影響

    交通

    港鐵金鐘站月台一度擠滿前往遊行的市民,平均要等待兩至三班列車才能上車。

    大遊行期間,銅鑼灣站天后站中環站旺角站尖沙咀站人流不絕,閘機一度關閉;其中天后站因月台太擠迫,一度有列車不停站。而香港站往中環站的通道迫滿去遊行的市民,需實施人流管制措施[33]。直至下午5時,市民只能從炮台山步行至維園[34];維港對岸的尖沙咀天星碼頭也現長長人龍,隊尾遠至香港太空館,希望趕往對岸加入遊行隊伍[31]

    而新界多個巴士站亦大排長龍,其中由元朗前往天后過海隧道巴士968線要等6至7班車才能夠成功上到車,乘客亦要等多班車才能乘搭[45]

    罷市罷工及容許彈性上班

    有超過60間店舖向傳媒宣佈,於6月9日遊行當日罷市一日,以抗議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及參與示威[46]

    政府在遊行後宣佈草案如期在6月12日恢復二讀,有400多間公司,包括商店、網店和餐廳等在當日罷市罷工以示抗議,包括客貨車應用程式CALL4VAN、100毛、GLO Travel、渣哥一九九六阿布泰國生活百貨等。新巴職工會宣佈按章工作[47]。自由黨黨魁鍾國斌認為罷市僅屬表態,不會傷害港府,但會傷害自己,形容是「自己揾自己笨(自找麻煩)」[48]

    建制派亦不甘示弱,近日建制圈子流傳一則短訊,呼籲支持者6月12日下午5時發起罷市罷工,支持政府修改《逃犯條例》[49]高銀金融因應獨立非執董石礼谦要求,召開緊急董事會會議,因應「近期發生的社會矛盾和經濟不穩定將對香港商業地產市場的增長產生負面影響」,決定放棄購買啟德商業地皮,並放棄訂金及賠償違約[50]

    四大會計師樓、渣打銀行恆生銀行匯豐銀行已宣佈由於預計交通擠塞,故允許其員工於6月12日彈性上班[51]鷹君集團旗下逸東酒店不反對員工參與6月12日金鐘添馬公園聚會,並支持各員工以自己的方式發聲來愛護香港[52]

    記者遭警方粗暴對待

    警方於6月9日至10日驅趕示威者期間,正進行採訪的《立場新聞》記者受到警方驅趕,有警員疑似辱罵記者為「垃圾」,在警方呼喝記者離開時,有記者表明身份後仍不被警察理會,繼續以盾牌推向記者,又以閃燈射向記者鏡頭射,有記者拍攝防暴警察制服示威者的情況時被警員警告,警察一度用警棍指向攝影師,叫他「不要拍攝」。亦有警員質疑一名記者背包內的樽裝水水為攻擊性武器[53]香港記者協會就事件提出嚴正抗議,斥警方之行為踐踏採訪權[54]

    曾在現場經歷事件的記者表示:「這類採訪經歷,在深圳河以北(指中國大陸)見慣見熟,只是沒想到,在香港又會體驗一次,而且恐怕,往後還會有很多很多次[55]。」

    6月12日,有澳門記者在香港「反送中」示威採訪期間,在緩衝區接受急救處理時被警方用胡椒噴霧對着他的頭部噴發,記者的背部及手部也因而受傷,當時他身上並無毫無任何保護物,但掛有記者證和手握相機。事後該名澳門記者對香港警方執法表示極度不滿[56]

    遊行結束後的衝突

    夜晚8時33分,香港眾志成員在立法會停車場外靜坐,要求在12號前見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及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警察於翌晨約2時半逐一抬走靜坐者
    File:Police officers use pepper spray against protesters 20190610.jpg
    當晚11時,特区政府宣佈6月12日如期二讀草案,其後部份示威者將行動升級,意圖佔領立法會綜合大樓,防暴警察出動向示威者噴灑胡椒噴霧及揮動警棍
    6月10日凌晨2時許,部分示威者沿分域街走到告士打道東行線聚集,並且將街上的垃圾桶、鐵馬及巴士站牌搬出告士打道作路障

    夜晚8時33分,香港眾志號召民眾「堵塞立法會」,於立法會停車場外靜坐,要求在12日前見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及行政長官林鄭月娥香港眾志亦在網上發文,呼籲市民到立法會停車場通道,支援包圍立法會行動。其又指,「自雨傘運動以來,政治檢控的寒蟬效應,處處打擊市民以行動爭取改變的信心,無力感充斥著社會各界」;「我們仍然相信,非暴力抗爭仍然阻擋強權、撕破謊言的利刃[37]。」警察於翌晨約2時半逐一抬走靜坐者。

    當晚11時,特区政府宣佈6月12日如期二讀草案,其後部份示威者意圖佔領立法會綜合大樓,防暴警察出動向示威者噴灑胡椒噴霧及揮動警棍,但有一名警員被警棍誤傷至血流滿面[57],期間有三名警員及一名無綫電視新聞部攝影師受傷。立法會示威區現場一度有白煙冒出,原因未明,但警方指未有施放催淚彈或投擲煙霧彈。與此同時,警方表示示威者正參與非法集結,要求他們立即離開,否則使用武力。警方其後將示威者驅離立法會大樓示威區,約幾百名示威者隨即轉移至龍和道,並以鐵馬封閉來回方向行車線和從高處將大型垃圾桶及雜物丟到龍和道隧道。警方出動特別戰術小隊清場,將示威者分別向中環以及灣仔方向驅散。

    凌晨2時許,示威者分兩條戰線,部分示威者沿分域街走到告士打道東行線聚集,並且將街上的垃圾桶、鐵馬及巴士站牌搬出告士打道作路障。而另一批在中環添馬公園的示威者被驅趕至中環碼頭一帶,在該處休息的傳媒亦被數10名防暴警察驅趕。警員搜查立場新聞記者背包,阻止其採訪,指責樽裝食水攻擊性武器[58]。最後警察防線推至香港站國際金融中心商場一期的天橋位置。部分示威者在中環碼頭被警員推倒後被捉走[59]

    而警方於清晨約3時起再將示威者驅趕至內告士打道舊灣仔警署附近並將其包圍,其間有2名示威者不適暈倒需送院治理,亦有警員於採取拘捕行動前,曾一度要求示威者除下帽及口罩,但其後被高級警司所制止,並要求示威者靜坐在地上[60]。於清晨4時左右,警方以示威者懷疑參與非法集會為由,查訊358名示威者及搜查個人物品,並攝錄示威者容貌和衣著,若無藏有違禁品及未被通緝則獲放行。警方表明保留追究權利。搜查行動約在6時完成,一名女示威者因沒有帶身份證被帶走[61]

    到下午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高級警司李桂華表示,年輕的示威者佔八成,介乎16至25歲,同時會就示威者遺下的物品,如眼罩、口罩、膠索帶、火機、塗鴉噴漆、以及攻擊性武器(如剪刀及刀片)等進行調查。認為有關人士是「有組織、有準備的激進暴力人士」,表明會「誓必跟進追究到底」[62]

    回應

    民陣大遊行後

    曾經在2003年50萬人大遊行後當晚宣布倒戈的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呼籲政府撤回修例,否則建制派將會面臨選舉大敗[63],又抨擊行政會議已經失去功效[64]

    6月9日晚上11時,政府發言人發表聲明:

    同一時間,自由黨和新民黨發表聲明,重申支持修訂逃犯條例[66]。民主黨警告建制派不要“助紂為虐”[67]

    立法會衝突後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與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及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見記者
    6月10日,民陣舉行記者會說明下一步行動意向

    6月10日凌晨近3時,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嚴厲譴責暴力行為[68],表示將會翻查錄影片段蒐證,對參與暴力行為的人士追究到底[69]。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亦譴責暴力,希望立法會理性討論修例[70]

    同日早上11時,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與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及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見記者,會上行政長官表示必定全面追究衝擊事件,又指遊行人數眾多是毋庸置疑的事實,但修例是彰顯公義,特區政府不能視而不見,並表示需要從正反意見中取得平衡。被問及會否順應民意辭職時,其沒有正面回應[71]

    公民黨和社民連表示林鄭月娥需要為衝突負全責[72]。下午1時,民陣連同泛民政黨見記者,表示將會在6月12日包圍立法會[73],並連續舉行集會支援民主派。張超雄亦表示社福界商討將於12號發動罷工[74]。會上各政黨都批評政府回應漠視民意,教育界葉建源公民黨楊岳橋分別形容林鄭政府是獨裁和不能管治香港。24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發聯署聲明,認為林鄭月娥領導的政府是漠視民意,比以往任何一位特首更甚,觸發激烈抗爭及巨大民憤,民主派議員嚴正要求特首林鄭月娥正視昨日的遊行市民表達的強烈訴求[75]

    6月10日,政府人員協會國家行政學院香港同學會及香港公務員總工會發出聯署聲明,「批評部分示威者有計劃地肆意攻擊立法會及執法人員,霸佔交通道路的手法危害公眾安全」,「支持警方果斷執法及嚴正跟進違法行為」。聲明寫到,「深信政府定能兼顧不同意見做好修例工作」,「而《逃犯條例》可造福香港市民」[76]

    世界反應

    RFI发布新闻指這次遊行驚動了中南海中共中央政治局對逃犯條例修訂出現更大分歧,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觀看了香港示威的片段后,對香港局勢深表憂慮,並且首度發聲稱「香港局勢有失控的危險」,[77]并對中國大陸進行消息封鎖,防止將示威潮蔓延到中國大陸。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表示,中國中央政府支持香港特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對於網絡上「解放軍偽裝成港警」的消息,耿爽表示該傳聞是假消息,這是“散佈謠言、妖言惑眾”。还表示,所謂的100萬人參與大遊行沒有說服力,香港特區政府已作出回應并给出24万的官方统计数字,并認為80多萬市民參加撐修例大聯盟的活動已反映主流民意支持修例,然而前線科技人員指該支持人數增長速度固定,懷疑中共在香港製造假民意[78]。中央政府將繼續堅定支持特區政府,推進修訂條例,堅決反對任何外部勢力干預香港特區立法事務的錯誤言行[79]。此外,中國官方表示,關於外人所述之中共指示港府修法一事,中國官方並無此行為。

    遊行當日,總統蔡英文即發文對香港情勢表達關切,之後行政院正副院長蘇貞昌陳其邁亦對遊行人士表達關心,並表示一國兩制不是臺灣人選項,臺灣會守在民主最前線。而中國國民黨總統初選候選人郭台銘表示,一國兩制在香港是失敗的,高雄市長韓國瑜起初表示對該事件不知情,遭到大眾批評後隨即發佈六點聲明[80],表示捍衛中華民國主權、關切香港民主自由、反對臺灣獨立、堅持九二共識[81]等;前新北市長朱立倫也表示,關切香港民主、反對一國兩制。而臺北市長柯文哲則表示一國兩制不被臺灣主流民意所接受。另有國立台灣大學學生在6/14晚上也發起反送中之夜活動,上千人聚集在校內傅鐘前,高喊「台灣挺香港,堅決反送中」等口號,聲援香港民眾[82]

    在港府宣布條例暫緩後,因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發言表示「臺灣表示不會接受引渡而暫緩」,外交部吳釗燮在官方推特推文表示,對香港的自由與人權遭受攻擊而感到憂心,林鄭月娥務必聆聽人民的聲音並負完全的責任,責怪台灣是「不道德的、可恥的、令人無法接受的」,他並呼籲擁抱民主,站在勝利的那一邊。

    首相文翠珊稱香港的引渡條例須尊重載列於1984年的《中英聯合聲明》中、保障權利和自由的部分。她在國會發言時表示:「鑑於大量英國公民在港,我們擔心這些擬議(修訂)的潛在影響。」更表示:「重要的是香港該等引渡安排是符合《中英聯合聲明》中,寫下有關(保障)權利和自由的部分[83]。」

    外交大臣侯俊偉於6月12日在外交部網站發布聲明,回應香港的示威行動。他呼籲香港各界冷靜,促請香港政府聆聽外界對《逃犯條例》修訂的擔憂。他亦呼籲香港政府暫停並反思這些爭議措施。其表示「我敦促香港政府聆聽其民眾以及其國際社會朋友表達的擔憂,暫停及反思這些爭議的措施」,並在聲明中指出「政府部門進行有意義的對話以及採取措施保護香港的權利和自由至關緊要。香港須維持其高度自治,這是其國際聲譽的基礎。誠如具法律約束力的《中英聯合聲明》所載,堅持『一國兩制』原則對香港未來的成功是至關重要[84]。」

    美國跨黨派議員於美國時間6月12日提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提議對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人士(如香港和中國大陸的政府官員等)實施凍結在美財產、禁止入境等措施,目前尚未付諸國會表決。另外,亦有網友在美國國務院官網發起連署,要求取消法案支持者的美國公民權、居留權,目前已達連署目標。而總統唐納·川普稱:「我常常看到人們吹噓數字,但當你看看這場抗議行動,真的有100萬人,這是我見過最大規模的示威」,並可能會在G20的川習會上向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提出此議題。

    美國之音表示,中國官媒刻意避談或淡化香港主權移交以來最大規模的百萬人遊行抗議,且只強調親共組織所稱的「70萬人」支持者,並特意引用香港警方明顯偏低的大遊行「24萬」估計人數[42]

    加拿大全球事務部外長方慧蘭於6月12日發表聲明,表示加拿大關注香港就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並表示近日一連串及正在發生中的大型示威行動,正正顯示香港人對此草案十分憂慮。由於可能影響在港二十多萬加拿大人,以及香港的營商環境和國際聲譽,加拿大當局對事件非常關注,促請香港政府聆聽香港市民及國際社會的意見,暫緩並多加諮詢有關逃犯條例修訂草案。聲明續指,言論及集會自由乃是香港自由社會的基石,敦促香港政府應保持高度自治、法治和獨立的司法制度[85]

    歐盟發表聲明,聲援香港人民行使自由和平聚集與表達己見的基本權利,呼籲各方都應該克制,避免暴力及情勢進一步升溫。歐盟表示,贊同香港市民對政府修改逃犯條例的而引發的擔憂,已向香港政府表達立場,這是一個敏感問題,也會對香港及歐盟等外國公民可能產生深遠影響,可能波及企業對香港商業地位的信心。

    德國外交部表示,港府修訂逃犯條例,引發抗議,德國支持示威民眾訴求,且若港府堅持通過逃犯條例,其可能廢除與香港間的引渡協定。

    全球聲援示威

    1000多人在美國纽约时报广场集会游行反“送中”
    几十人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白宫北面反对香港《逃犯条例》修订
    有600位在台香港學生在台灣台北連署反對逃犯條例修订

    截至2019年6月2日,全球6個國家等約13個城巿的公民社會團體,已表明6月9日在當地發起「全球反送中遊行集會」[86][87],以示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澳洲珀斯率先於6月8日舉行首場海外反送中遊行[88]。截至2019年6月10日,參與舉行公眾遊行或集會的海外城市增至超越29個[89]。由6月9日起至2019年6月16日,已舉行至少一次公眾遊行或集會以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的海外城市達至35個,當中,不少位於臺灣的大學學生會亦有主辦相關集會。

    2019年6月9日至16日,香港以外舉行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遊行或集會的城市[90](6月17日後所新增的城市,請參考2019年6月16日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遊行#全球聲援示威 ):

    北美洲
    (11個)
    大洋洲
    (7個)
    亞洲
    (8個)
    歐洲
    (9個)